这里梦寒!
cn出自纳兰性德《采桑子·拨灯书尽红笺也》中的“梦里寒花隔玉箫”一句
一枚破文手写手
全职/凹凸/秀秀相关/皮皮相关/恋与/时之歌……等等
欢迎扩列:3243149726


注意!本人杂食,几乎所有cp都吃,兴致来了什么cp粮都产,所以说,洁癖党要么就别关注我,要是关注了,发现你主页有其他cp的粮的时候,也请别瞎逼逼,谢谢!

【周安/含r】天生一对

这。。。真的是小安的生贺。。。即使晚了整整十天它依然是一篇生贺

越写到后面越不耐烦。。。

我可能是最近看狗血剧看太多了_(:3」∠ )_

小小爆了个字数(不然不会拖的对吧?)



08:00.am

安文逸听见门铃,打开了上林苑的大门。

门外站着的青年戴着副遮了半张脸的墨镜,咖啡色的围巾堪堪把脖颈和下巴掩住,但就露出的高挺的鼻梁,色彩稍显浅淡的薄唇,也能显出他的英俊。

安文逸略有几分惊诧,把他拉入屋里:“你怎么来了?”

周泽楷把墨镜取下来,现出漂亮的大眼睛,眉眼弯起来,露出一个略显局促的微笑:“生日快乐!”

“啊……谢谢。”安文逸有点惊讶,“没想到你还亲自跑过来。”

“嗯……早餐?”周泽楷歪了下脑袋,显得挺可爱的样子。

经过近一年的交往,安文逸倒是能把握到周泽楷的意思:“我还没吃,一起?”

“嗯!”周泽楷十分欣喜的样子,重重地点了头。

“吃面吗?我给你下。”安文逸问了句,往厨房走,摸了围裙围上。

“好!”周泽楷脸上的笑容更盛,跟着他一起走进了厨房,又从后头伸手围住了安文逸的腰,把脸蹭在安文逸的发旋上。

“别闹。”安文逸不自在地扭了一下,“过会儿我还得去网吧那边训练。”

“没闹。”周泽楷没撒手,依然那么抱着。

“包子还在睡。”安文逸叹了口气,又说。

“嗯……”周泽楷不情不愿地放开了手,有点不高兴的样子。

安文逸回身看见他委屈的模样,心中叹气,微踮起脚,把嘴唇印上去,只是蜻蜓点水般的一个吻,大概连吻都算不上,只是嘴唇相贴了一下。

周泽楷却顾自把这个吻深入了,舌头缠上去,掠夺着安文逸口中的津液。

他的吻如他在战场上的风格般一贯的霸道,粗暴地宣示着主权。

唇分,连起根根银丝,安文逸的嘴唇被厮咬得甚至有些红肿,周泽楷却又转回了平时那种无害的状态,微笑着看他。

他无奈地摇了摇头,拿出碗盛起两碗清水面,加了些面条鲜,端了碗给周泽楷:“吃面吧,我懒得打蛋了。”

“嗯!”周泽楷十分干脆地答应下来,端正地坐到了餐桌旁吃面。

安文逸边吃着自己那份面,边盯着周泽楷。

周泽楷似乎感觉到了他那边传来的灼灼的目光,抬起头看过去,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

啊……这个人,怎么能这么好看啊……

他想起初次在电视上见到周泽楷,那时周泽楷在镜头前露出足以迷倒万千少女的微笑,面对记者的问题却支支吾吾半天才憋出一个“嗯”。

这是周泽楷。

周泽楷对着他笑着,这个笑容不属于别的粉丝,只属于他一个人,嘴角还沾了些面汤留下的油渍,灯光下有些反光,竟显得有点儿滑稽。

这是他的周泽楷。


09:20.am

安文逸带着周泽楷来到了网吧的训练室。

打了一宿游戏的叶修有些诧异地看了走进训练室的全副武装的周泽楷一眼,弹了弹烟灰:“哟,小周怎么来了?哦对了,今儿小安生日吧,你等会儿小安做完日常训练我就给他放假你们二人世界去,不过,来都来了,真巧正好有一野图boss,来帮我们兴欣怎么样?”

他说完看了取下墨镜面色为难的周泽楷一眼,话锋一转:“就当给小安的礼物怎么样?”

周泽楷更加为难,看了安文逸一眼。

他正在给电脑开机,感觉到他的目光,抬头看着他笑了一下。

好……好可爱……

↑这是周泽楷的内心活动。

“嗯!”周泽楷大概是色令智昏,果断地点了头。

而当他把账号卡插/进登录器的时候,他突然反应过来了,万一,碰上轮回工会的人怎么办?

他们的队长,王牌选手,与自家工会为敌,在帮兴欣打boss?!

应该庆幸还好用的是兴欣的小号吗?!

当然,他低估了他的粉丝们的痴汉程度……

大概三分钟,轮回工会就炸了

“那是wuli楷皇吗?一定是吧!”

“不会错的!我化成灰都认得我家泽泽!”

“不!!!楷楷你怎么能去兴欣!!!”

周泽楷第一次感觉到了人气高的坏处……

他思虑再三,觉得还是解释一下的好。

于是他登上了一枪穿云,敲开轮回会长的私聊,简单明了的三个字,一如既往的周泽楷风格:

为了安。

发出这条消息后,他抬起头,仗着一米八几的身高,目光轻易地越过液晶屏,看着专注地盯着屏幕的安文逸。

他沉浸在荣耀的世界中,周泽楷也经常进入这样的状态。

但此时此刻,他的眼里只有一个人。

眉目清秀,鼻梁上架着副黑框眼镜,穿着一尘不染的白衬衫,背脊挺得笔直,是典型的大学生模样。

这是安文逸。

安文逸抬起头,目光和他对上时愣了一下,旋即,唇角勾起,微笑起来,落到他眼里,如春风和煦,如阳光灿烂。

这是他的安文逸。


12:30.pm

他们携手走出网吧,安文逸的脸上加上了口罩。

口罩上绘着一个粉嫩嫩的猪鼻子,看上去很是可爱。

“去哪吃中饭?”安文逸的声音从口罩后面传出来,显得有些闷。

“你定。”

安文逸早料到周泽楷会如此回答,已经开始思索:“嗯……上林苑外边那家湘菜馆怎么样?我记得你还蛮能吃辣的。”

“好。”周泽楷没有一点迟疑地答应了,毕竟重要的不是吃什么,而是和谁一起吃。

他一口答应下来后,手却不怎么安生。牵在一起的那只手动了一下,手指插/进安文逸的指缝之间握住,换成的是个十指相扣的姿势。

手紧紧相握着,他们走在正午的街道上。但因为是冬天的缘故,天气并不晴朗,正午时分的阳光一点透不出来,反而是乌云密布,阴沉沉的样子,似乎随时能飘下几滴雨水。

后来雨是没下,倒是飘飘扬扬洒下几大片洁白的雪花,八角形的,晶晶亮,平添几分浪漫的气氛。

走到时虽然才过了十余分钟,湘菜馆红色的招牌上头倒也积起了薄薄的一层雪,半白不白的样子,倒也是别样的好看样子。

湘菜对喜甜的苏杭人来说还是太辣了些,店里生意并不很好,空着一半的桌子。

他们径直走到二楼一个有落地窗的小包厢,菜色其实也没什么特别的,就点了一个腊味蒸盆,毛氏红烧肉,湘莲,就算是凑合了顿中餐。

菜全部端了上来,服务员不再进来,他们才把墨镜、口罩一并取下,原本坐在小圆桌相对两边的两人挨到了一起坐着,肩擦着肩,一语不发,只安静地进餐,沉默中颇有默契。

两人一起放下了筷子,抽纸巾擦嘴,相视一笑,不过是一年,他们居然就这样的默契,宛若十几年的老夫老夫。

所以说他们是天生一对。


16:40.pm

坐在咖啡店里时,安文逸的心里有几分无奈。他其实从来没有喝下午茶的习惯,事实上周泽楷也没有。他之前到咖啡店无非是上大学的时候在咖啡馆里复习罢了,甚至都不喝咖啡。

今天他硬着头皮点了一杯低因的香草拿铁,偏偏店家今天只有无糖香草,原本就略显苦涩的咖啡在味蕾上更加放肆地释放着苦香。

安文逸并不很能接受苦味,当即皱起了眉头。

周泽楷在一旁看着,不禁莞尔,旁边桌的女孩都看呆了。

他要来了些糖浆,帮忙加在了安文逸的拿铁里,这么一来,原本苦涩的咖啡变得几乎甜得发腻。

就像安文逸的职业生涯吧。

周泽楷十赛季总决赛时算是被动地拉了安文逸一把,后来主动的表白大概是把安文逸扯到了他的身边,那个光芒万丈的地方。

他们在咖啡馆角落的座位上坐着,各自抿着自己杯中的咖啡,窗外雪还在下,已经落了一地不算厚的银白积雪,在杭州,这样的样子也不多见。

两人慢慢啜着咖啡,也不说话,他们独处时从来不需要太多语言,就算是相对坐着,几个小时地不说话,也能感受到心里盈满的幸福与甜蜜。

窗外走过一对情侣,女孩挽着男孩的手,男孩撑着伞,欢乐的笑语透过寒冷的空气,带来温暖。

这是爱情。

周泽楷和安文逸坐在咖啡桌的两端,两个人对视着,时不时端起咖啡喝一口,目光却一直在空中缠绵。不需要言语,不需要表达。

这是他们的爱情。


19:20.pm

晚上的游乐园是属于情侣的圣地,游乐设施上的彩色霓虹灯映亮了半边天,即使天气寒冷,摩天轮前排起的长队仍然能绕游乐园一圈。

周泽楷和安文逸用口罩墨镜围巾牢牢地掩住面孔,混在绵长的队伍中,借着人群的掩饰,手在暗处相牵,传递着彼此的温度。

纵是如安文逸这般的人,牵着周泽楷的手在众目睽睽之下走进摩天轮里时,口罩下的脸还是发起了烧。

即使再紧张,他还是没能错过一个排在他们后面的男生的惊呼:“那是安文逸吧?!”

完了……掉马了……

“他他他刚刚是不是和一个男孩子一起上去了?!”那个男生的女朋友跟着叫。

“那是楷楷吧?绝对是楷楷吧!”一个穿着周泽楷同款风衣,明显是周泽楷的迷妹的女孩子叫了出来。

“肯定啊!我跟你们说,今天上午,周泽楷帮兴欣打boss啊!我是轮回工会的,认出来的时候我们整个工会的人都懵了好吗?结果你猜怎么着?他上大号给我们会长发了条--‘为了安’!嘿,当时我们还不知道什么意思,现在……看来是为了安文逸啊……”一个疑似相声演员的男子大声逼逼高谈阔论,引得旁边一片“啧啧”声。

“怎么了?我们楷楷就是为了安文逸你有意见吗?”刚才的周泽楷迷妹看见那男子一脸嫌弃的样子,马上就来火了。

“没什么,就是联盟的男神居然是个同性恋……啧啧,世风日下啊……”那男的摇着脑袋,一副欠打的样子。

“你!你是我们楷楷谁啊?我们家楷楷就是同性恋了怎么着你了吧?你管得着吗?我们小周就算是gay我也喜欢他!再说同性恋又怎么碍着你了?都是真心相爱凭什么同性恋就不被接受啊……”女孩本来尖声喊着,讲到后面话语都哽咽了起来,泫然欲泣。

她身后另一个女孩抱了一下她,拍了拍她的背,柔声道:“不哭了……不哭了……”

又瞪了那男人一眼,两个女孩一起走上了摩天轮。

在摩天轮上目睹了一切的两人内心有点一言难尽,牵在一起的手握得更紧,周泽楷轻声道:“一起。”

“嗯。”安文逸应的声音也很轻,却也很坚定。

他们会一直在一起,永远在一起,一起面对所有质疑,一起面对所有困难,他们牵起的手,永远不会松开。

摩天轮升到最高点,城市成片的灯光宛若夜空中的星光灿烂,连成一片银河,绚烂到天边,与沉黑无星的天空相接。

他们的手牵着。

有人说,在摩天轮的顶端牵手的情侣会一直走到永远。

安文逸作为一个坚定的唯物主义者向来是不信的,但这次,他想:姑且相信一次吧。

一趟摩天轮下来不过十分钟,已经有了几家记者等在下面,网上也已经有了不少帖子,某L开头的网站中周安从冷cp迅速窜上了榜单,并且排名不断上涨。

记者蜂拥而上,安文逸感觉到周泽楷有些紧张,毕竟他本来就不擅长应付记者,何况在这种情况下。

而他自己却也没轻松到哪里去,当众出柜的压力几乎能比上当初决赛时,他深吸一口气,拉着周泽楷的手往前走,尽量不影响摩天轮的运转,然而在原有的所有人下来后,工作人员就把摩天轮停下了。

“我……”安文逸稍稍犹豫,整理了一下措辞,“我和泽楷,十个月零一十七天前在一起的,他先表白的,当时我们都想了很多,包括自己和对方的真心,包括像现在这样必然要面对的压力,但是,从我答应他开始,我们就一定会一直在一起,不管别人怎么说。

“我也知道这可能会使我们两个人的风评都出现一些问题,毕竟这是现今的社会现实,但是,

“请所有的粉丝原谅--我不可能放手。”

连记者都哑然无声,现场一片静默,四处的喧嚣仿佛都融进了夜色,悄然消失。

安文逸感觉握住自己的手紧了一下,接着--

“嗯,不会放手。”周泽楷说。


21:30.pm

“你订的什么时候的车票?”他们牵着手走在雪后积了层白雪的街道上,暖黄色的路灯光撒在他们的身上,更渲染出浪漫的气息,即使网上已经翻了天,这条远离事件中心的小路依然是静谧的。

他们没有回上林苑,反而往了反方向去,先求个清净,至于给俱乐部惹麻烦,先过了这晚,其余的事,明天再说吧。

至于周泽楷马上要回上海的事,他们之间并不存在离愁这种东西,理智与情感在他们这里从不冲突,因为理智让他们清楚,再见很快,无须想念。

“明早。”周泽楷的回答很简明,但也隐含了什么意思。

安文逸的脸红了一下,他推了推眼镜掩饰:“那……今天不回上林苑了?”

“还回去?”周泽楷歪头反问。

也是,估计上林苑附近方圆几里都蹲满了记者狗仔什么的。

“好吧。”安文逸当然只能答应,与周泽楷一起找了家并不起眼的家庭旅馆,进去前把口罩戴严实了些,围巾拉得更上来,捂得严严实实。

这也还好不是什么正规旅馆,老板娘是个六十多的老太太,应该不认识他们,没有身份证也没怎么为难。就是给他们开了间大床房之后,表情有些微妙。

其实一年来他们啪啪啪的次数也不算很多,大概平均下来一月一次的样子,只是他们上次是在全明星赛的时候,现在实际上也就过了几天。

安文逸和周泽楷走进房间,这间房布置得算得上温馨,不过是床上换上了酒店用的白色枕被,却也被暖洋洋的灯光衬成了暖黄色。

这里AO3

这里石墨


end

还有83。。。

肾虚。。。

心虚。。。

评论 ( 2 )
热度 ( 8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