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梦寒!
cn出自纳兰性德《采桑子·拨灯书尽红笺也》中的“梦里寒花隔玉箫”一句
一枚破文手写手
全职/凹凸/秀秀相关/皮皮相关/恋与/时之歌……等等
欢迎扩列:3243149726


注意!本人杂食,几乎所有cp都吃,兴致来了什么cp粮都产,所以说,洁癖党要么就别关注我,要是关注了,发现你主页有其他cp的粮的时候,也请别瞎逼逼,谢谢!

【全职/周江r】娘子,造作啊~

我检讨,说好的元旦,结果晚了五个多小时

觉得自己的肉特别柴。。。活不下去了,还活着干什么。。。

不要吐槽标题,瞎鸡儿乱起的

有车

房间里挂满了红绸,窗棂上贴着大红的喜字,床被也一俱换成了艳红的,一派喜气洋洋的景观,一看便知是娶妻用的婚房。

这却是轮回自建成以来头回办这红喜事,几乎整个联盟都聚在院子里,也有不少分居两地的恋人借着这契机腻上一会儿的,甚至有些瞅着眼红,也开始筹办自家婚事的。

絮絮叨叨中,年纪算大的喜娘忽然唤了声:“吉时已到!请入新人!”

鞭炮声立时响起,堂后转出一个身着喜服的男子,模样好不俊俏,身材也是一等一的,只是脸上的神色却没有新郎官的喜色。

小花童领着穿嫁衣的新娘进来,新娘亭亭地走着,肢体动作间不难看出是个大家闺秀,只是新郎倌一副全不稀罕的样子,如画的眉目间甚至有几分烦躁。

新娘终于被带到堂中央,与新郎周泽楷并肩站着。许是知道自己未来夫君有多英俊,显得倒是格外娇羞,盖头下的脸庞也一早是红了个透。

“行礼!一拜天地!”喜娘见新人站着了,一点不磨蹭,马上就扯着鸭嗓子喊。

新娘倒是干脆地跪了地,拜了下去。周泽楷却还在那站着,长而翘的睫毛掩住他望向门口的目光,便也没谁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新娘子的父母皱起了眉头,要出言催促。新娘子被红绸和周泽楷系在一起,也能感觉到周泽楷的毫无动作。

周泽楷膝盖终是微微曲起了,往下坠着。

到了一半,又停下了。

他站了起来,目光望向出现在门口的那人。众人目光随着他的眼神看过去,那里竟也站着个穿红衣裳的男子,眉眼间虽没有周泽楷俊朗,却也显得温和可亲,尤其他此时那么微微笑着,还带点无奈。

周泽楷也笑起来,原先有些郁郁的神情骤然开朗起来,更加帅气。

来吃喜酒的都是联盟内部的人,自然认出了来者,是江波涛,周泽楷的副手。

江波涛亦走到堂中,看见周泽楷与那姑娘身上缠着的红绸,微不可察地皱了下眉,便伸手从姑娘身上轻轻取下绸子的一端,挂在了自己身上。

这变数谁也没想到,高堂上原本新娘子的父母气得颤抖起来,察觉不对的新娘站起来,忐忑地站着,竟也忍住了没有扯掉头上的红盖头。场上观众似乎也脑袋没怎么转过来,一时全场缄默无声。

江波涛叹了口气,伸手摸了摸周泽楷的脸,道:“你怎么就大婚了?不是说好等我的吗?”

周泽楷摇了摇头,似是并不打算说,只是伸手扯下了新娘头上的盖头,瞥了面露错愕的女子一眼,把手上的盖头盖到了江波涛头上。

女子的父母马上站起来,似要讨个说法。

周泽楷淡淡看了下他们,白皙的手指指了指门外,薄唇轻启,说出来的话却没那么好听:“出去。”

姑娘的眼眶瞬间盈满了泪水,却没能博取一丝一毫的同情。

联盟一众也是早知道周泽楷和江波涛那点事的,有些都开始劝说那姑娘离开。

众目睽睽之下被如此羞辱,姑娘面子上如何都挂不住,且又失了八辈子找不着的好夫婿,嘤嘤的哭着跑了出去。

姑娘的父母狠狠剜了周泽楷和江波涛一眼,跑出去追自家可怜的宝贝闺女。

喜娘本有些懵,周泽楷却对着她说了句:“继续。”

喜娘便有些莫名其妙地继续念:“一拜天地--”

这回两人都没有犹豫地拜了下去。

这是他们互相欠了许久的债。

“二拜高堂--”

他们转过身,对着台上周泽楷父亲的灵位行礼。脑中想的也是出乎意料的一致:“一定要永远对他好!”

“夫妻对拜--”

他们转身相向,即使中间隔着层布料,也能感受到对方的含情脉脉的眼神。

“我爱你。”江波涛温柔的声音从盖头后面传出来,不大,只他们两个人能听见。

也只要他们两个人能听到就够了。

“我爱你。”不善言辞的枪王如是说。

“礼成!请入洞房!”喜娘这个时候各位兴奋,声音都大了些。

周泽楷在众人的目光下微笑着执起江波涛的手,向婚房走去。

江波涛如一个普通的新娘子一样,坐在床沿,等待着他的夫君挑开盖头,再与他缠绵欢好。

周泽楷持着细棍挑开了那块红布,露出里头江波涛微笑着的面容。

他竟然恍惚了一阵。

娘子,春宵苦短

清晨,阳光透过贴着喜字的窗棂,透过红色的帏帐,照进来。

“早,娘子。”

“早,相公。”


end

嗯,这就是2018第一篇文了!

还有。。。【掰手指】84篇。。。

心虚虚地飘走。。。

评论 ( 3 )
热度 ( 8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