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梦寒!
cn出自纳兰性德《采桑子·拨灯书尽红笺也》中的“梦里寒花隔玉箫”一句
一枚破文手写手
全职/凹凸/秀秀相关/皮皮相关/恋与/时之歌……等等
欢迎扩列:3243149726


注意!本人杂食,几乎所有cp都吃,兴致来了什么cp粮都产,所以说,洁癖党要么就别关注我,要是关注了,发现你主页有其他cp的粮的时候,也请别瞎逼逼,谢谢!

【全职/喻黄】白斩鸡与秋葵的不可描述的故事

  • 虽然建国之后不许成精,但还是写了这个梗。。。

  • 照例 @淮清_今天不作死就不会死更了么 

  • 就算是生贺吧……

  • 还没开始写我也不知道有没有肉

  • ooc,ooc,ooc,文笔渣,文笔渣,文笔渣

  • 以下正文

“Happy birthday to you,happy birthday to you,happy birthday to fanfan,happy birthday to you!”


“呼——”


“黄少生日快乐!”


今天,在蓝雨老板,经理和队长的共同带领下,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了!(什么鬼),蓝雨众人取消了训练任务,专门给黄少天过生日。


大大的圆桌上摆着一个看起来十分精致的蛋糕,插着一根蓝色的蜡烛,形状神似冰雨。


黄少天吹灭蜡烛后,嘴也没停下来:“哎队长我说你怎么想的居然用冰雨形状的蜡烛这是要把冰雨烧了啊太不吉利了还有为什么只插一根蜡烛啊太少了点吧……”


“少天,该切蛋糕了^_^”喻文州微笑着出声打断了黄少天的话头。【原来喻队的句号都是用^_^的吗?


“好!”


黄少天拿起蛋糕店赠送的廉价塑料刀,歪歪斜斜地切开了蛋糕。


这切法,是要逼死张新杰啊!


好不容易把蛋糕全数切开,黄少天迫不及待地开始吃自己分在自己盘里的最大的一块。


“呸呸呸呸呸!”一口下去,黄少天就把入嘴的蛋糕吐了出来,“队长!这蛋糕里为什么有秋葵!绝对是你指使的对不对!”


“少天,不要挑食,要把盘子里的都吃掉哦,乖^_^”喻文州依然心脏地微笑着。


蓝雨众人:压力山大啊……


在黄少天含着泪把盘里那块最大的秋葵蛋糕吃完之后,蓝雨其他人马上挥一挥衣袖走了,走得干脆利落,不带走一片云彩。


于是整个场面只剩下了喻文州与黄少天。


。。。


这个时候他们什么都没做!!!真的,什么都没做!!!


哦,该拿这两个直男癌怎么办!


什么?你说喻队那么心脏的人不会放任局面沉默下去的?这就是你眼光太短浅了吧?告诉你,这才是真正的心脏啊!所以喻队不是直男癌?呃……好吧,算我说错了,反正我们该回正题了!


客厅的暖黄色灯光打在相对站在桌前的喻黄二人身上,两人之间似乎多了些什么,又好像正常不过,什么都没有发生。


喻文州只一直微笑着看着黄少天【嗯?我怎么感觉有特仑苏的气味?(去你的,这不是ABO!)


黄少天大概也是被看得毛骨悚然了,出言打破了沉默:“哎队长你一直看着我干嘛呀队长你为啥老想让我吃秋葵呢我觉得那种罪恶的东西简直恶心啊满身的微草绿啊看着就让人难受啊而且味道也特别恶心黏糊糊的简直不能忍刚才吃了那么多秋葵我感觉我现在都要吐了总之秋葵太讨厌了你说是吧是吧是吧?”


【不愧是黄少呢,一开口就是一长段不带喘的啊。。。但是待会有你喘的呢!


心脏喻!接下来轮到心脏喻发言了!(好了可以滚了)】


只见喻文州无奈地笑了笑,说道:“少天,你就有那么讨厌我吗^_^”


“啊?没有啊!我怎么会讨厌队长呢我是说我讨厌秋葵啊没说讨厌你的!”黄少天瞬间被那个笑撩到了,脸色爆红,话语脱口而出。


喻文州逼近到黄少天身前,几乎贴到了黄少天身上:“那如果,我告诉少天,其实,我是个秋葵呢^_^”


“什……什么?队长你别开玩笑了,你明明是个人啊!”黄少天惊得目瞪口呆,不相信地问道。


“真的哦,其实我是个秋葵精^_^”喻文州依然只是微笑,似乎只是在叙述一件鸡毛蒜皮的小事。


“队队队队长!建国之后不许成精你知不知道!”


“没关系哦,我是建国之前成的精^_^”


【哦,好有道理,我竟无法反驳。。。但是这样喻文州不就大黄少天几十岁了?你太天真了!】


“那……那队长,有个事我也要告诉你哦,其实……其实我是一只鸡……”黄少天难得的话少,小心翼翼地从牙缝里挤出这句话,偷偷抬眼看着喻文州。


喻文州的脸上依然波澜不惊,挂着河鳝的微笑。但是!他的心里早就已经江波涛沙滩洗澡没沐浴液泪洒游泳池式汹涌了。


黄少天看着喻文州那样,心里更加慌了,话痨嘛,慌的方式当然就是疯狂的说话了:“队长队长你说话呀我没骗你我真的是只鸡而且我也是建国前成的精啊!说起我成精的过程那就曲折了其实吧原本我差点被做成白斩鸡的但是呢就在准备下锅的时候我正好就成精了你说巧不巧好不容易成精了我怎么能那么快就死呢所以我就死命跑啊最后就跑出来了!”


喻文州笑了笑:“所以,现在,少天知道我为什么喜欢吃白斩鸡了吗^_^”


“啊?我为什么会知道?”黄少天呆头呆脑地问道。


“其实,我本来是要给一只打算做成白斩鸡的鸡作配料的,下锅前我成精了,顺便还帮了一把那只鸡,你说,为什么呢^_^”喻文州笑着叙述起他成精的过程。


!!!


“少天啊……”喻文州看着一脸被雷劈了的表情的黄少天,无奈地笑笑道,“我喜欢你,你知道吗?”


“等等等等队长你是秋葵我是鸡!物种不同怎么谈恋爱!虽然…虽然……”黄少天说到这里又开始犹豫。


“虽然什么?”


“虽然,我…我也喜欢你啦……”声音到最后一个字已经几乎听不见。


但又有什么关系呢?心意传达到了就好,对吧?


喻文州听到黄少天红着脸小声说出的话语,不禁莞尔,凑到黄少天眼前,在人的唇上落下一个轻轻的吻,浅尝即止,刻意压低的嗓音吐出几个字;“少天,和我交往吧^_^”

黄少天也不说话,主动凑上去延续了刚才那没有完全的吻,舌头探入喻文州的口腔,轻舔了一下喻文州的舌头,用唇舌回应着他的问句。


肉走微博http://weibo.com/u/6304935576?from=usercardnew&refer_flag=0000020001_


End


那个“我是建国之前成的精”的梗还是来自淮清,她一直说自己是猫,然后我就说建国之后不许成精,于是她就说她是建国之前成的精。。。

压线的生贺啊。。。

大晚上的修仙赶完了,我对黄少真是真爱。。。

评论 ( 1 )
热度 ( 27 )